批评观点
2015.12.30
关注民生的深层次报告(彭愫英)

从云南青年作家吕翼用文字构筑的杨树村走过,滇东北游走的背影似曾相识,就像我那地处滇西北的村庄里的乡亲,一颦一笑是如此亲切,文字背后深沉的痛苦和深厚的爱引人共鸣。关注民生,这是吕翼小说创作的基柱,捧读《风过杨树村》,犹如捧读一份关注民生的深层次报告。

2015.12.30
儿童不喜欢麻辣味(尹宗义)

如果儿童文学里成人的影子太重,好比鲜美的清汤被放入了花椒、辣椒。孩子不敢喝,也不喜欢喝。

2014.10.14
昆明地下摇滚乐队现状分析(胡力思)

在熙熙攘攘的大城市里,生活着许多可能并不为众人所知的地下摇滚乐队。摇滚音乐圈内习惯将那些非主流的、不为公众熟悉的乐队称为“地下乐队”。

2015.12.22
“弹弓”和“飞鸟”(冉隆中)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新近成立了,中国文联旗下因此多了一个类别或品种,文艺评论从业者因此有了一处归依,无论如何,这是值得可喜可贺的事情。

2015.12.22
打开的书本 飞翔的翅膀(吴然)

在村小读书的那几年,除了语文课本,我几乎没有读过什么课外书。这是非常不幸和遗憾的。稍有弥补的是,在火塘边,我听过许多狐仙鬼怪故事,害怕得紧紧挤在大人身边。

2015.12.22
当代文学批评的现状与困局(黄桂元)

文学批评过去叫文学评论。很长一段历史时期,意识形态一直是悬在文学上的高压线,文学评论的功能就是为意识形态把关和服务。

2015.12.22
底层文学的幽暗和遮蔽(冉隆中)

底层、底层文学、底层作家、底层视野……如今已经成为文坛使用频率很高的几个关键词。近年来,我以云南为半径的文学调查工作也基本在这几个词语里打转转。

2015.12.22
文学批评需要“向下”的视角(周明全)

文学批评,可能是近年来最受冷落的一种文体。作家对评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读者对评论更是不闻不问,漠不关心,好像评论成了只有评论家自己热衷的事情,与谁都不亲和。

2015.12.22
在人间烟火中互相沟通(阎晶明)

读完甫跃辉小说集里的所有作品才见到他的简历,27岁的年龄,从云南边陲来到上海求学工作,因为写小说,因为研究和编发小说。这样的历程不由得让人心生感慨,文学,原来还可以如此美好地与人生结合在一起,可以同我们的生活一起慢慢成长,享受她带来的无穷乐趣。

2015.12.22
以文学的名义瞭望

时下的文学批评(或评论),似乎没有名望抑或炒作,便难登上大雅之堂。君不见,一些所谓名家一日参加多场“文学研讨”,发表许多貌似“文学”实则与文学相距甚远的言辞。

2015.11.30
论新文人书画八大家的审美趣味(黄毅)

新文人书画面貌特异。尽管新文人书画有共同的特征,但新文人书画家在审美趣味方面也有丰富的表现,各不相同。独特的审美趣味使他们的书画既异于别的流派的书画家,也使他们各自相异,各有特点。

2014.10.14
昭通文学史的可能与向度(汪舒)

冉隆中作题为《地方文学史的可能和困难——以昭通为例》专题讲座,向参加云南省第二届文艺评论高级研修班学员讲述《昭通文学三十年》成书经历时,引用了诗人雷平阳诗歌《亲人》,表达自己与文学史的关系,“对文学史的关注由大到小”。

2014.10.14
网络文学,当代人心灵生活的投射(曹婷)

网络文学兴起于网络媒体发展的高峰时期,上世纪末,互联网的传播优势逐渐凸显,通俗文学借助网络走向一片自由开放的全新境地,形式的创新、表达的自由不羁、题材的新奇、受众的极速扩展引来了网络文学热潮,这股热潮至今不退。

2014.10.14
谈谈李秀儿、蒋蓓的创作(吴欣然)

我一直想研讨最近几年云南涌现的儿童文学新人新作,来分析、探寻云南儿童文学发展的新趋势。这里,我初浅地谈谈李秀儿和蒋蓓的儿童文学创作。不是评论,也不是点评,是向朋友们推介而意欲让大家彼此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