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90后指尖艺术家 将传统扎染与现代设计融合
发布时间:2017-01-06 10:02
信息来源:春城文艺

DWL_7198

张梅珍展示扎染围巾。 记者杜文蕾/摄

当机械复制时代的流水线产品开始让人审美疲劳,手工的“温度”被重新发现。越来越多带有手作痕迹、采用传统手艺制作的作品出现在城市里的买手店、创意市集,并通过网店,走向更为广阔的市场。

采用传统扎染技法,用草本作为染料制作出来的抱枕、丝巾、床上用品;用传统织法织就的土布做成的衣裳;有着传统绣样的绣花布鞋……越来越多有着传统技艺元素的日常用品在“不走寻常路”的都市男女身上出现。一切都在宣告着:这场手艺复兴运动早已从小众趣味蔓延成为人人触手可及的生活新趋。

当小众趣味成为大众潮流

从“双十一”以来,张梅珍就一直没歇过。她忙着制作与同学李霁宴合开的淘宝店铺——“力卜自制”里销售的扎染制品。2015年9月,从云南民族大学纺织专业毕业的她选择自主创业,专门设计、生产扎染制品。

她喜欢用手去把布料从用板蓝根熬制的草木染料中捞出来的时刻。棉麻布料湿湿的,很重,不尽地往下滴着水,她的手也会被染上蓝色。“时间、温度,很多因素都会影响最终的显色度,每一次创作都是惊喜,没人能料到最终成品是不是与脑中设想的一样。很妙。”早在大二时,与同班同学看见扎染T恤商机的她选择“自己动手”,以“扎染T恤80元一件”拉开了自己的复兴老手艺之路。“日用才是王道”,这样的理念越来越清晰。

扎染丝巾、草木染床上用品、扎染抱枕套……尽管只有34件“宝贝”上架,但这丝毫不影响“力卜自制”的人气。来自上海、北京、广州等地的“文青”们通过口碑效应,找到这间闪烁着手作“朴光”的网店,购买心仪的家居、日用品。

“这个‘双十一’我们的销售量已经有几万块钱了,去年1月14号我们开的店,没想到经营一直不错。靠着口碑效应,现在已经渐渐走上正轨了。”相较于一般的床上用品,张梅珍所设计、手作的草木染床上用品价格并不便宜:1.8米×2.4米的拼布刺子植物染手作床罩售价为3200元,1.8米草木染棉麻床上三件套售价为836元,草木染哈尼族手工织棉麻披肩围巾售价为468元。

但消费者却很买账。这与一般在景区看到的旅游纪念品很不同。每一件都可称之为“作品”,却又有着接地气的实用功能,传达着物与人的体验。

像张梅珍一样,在淘宝上开网店,售卖带有现代设计理念却又延续“老手艺”的网店并不在少数。蜡染、扎染、刺子绣、陶艺制品、民族刺绣……再次回到了日常生活中。

而这本来就是“手艺”所赖以生存的土壤。

在被朋友们标上“文艺青年”标签的市民郑雅岚看来:“复杂的工艺、不可能机械化量产的手工生产,再加上具有现代审美的设计理念,这一系列复杂的设计、生产流程决定了这些既具备日用功能又传承着古老民族手艺的制品自带‘轻奢’属性,它的价值决定了最终的价格。”

当现代设计融入传统手艺

古老的传统注入新鲜血液,指尖的艺术重新绚烂绽放。

与传统的扎染制品不同,张梅珍的作品在注重艺术性的同时也有很强的日用功能。

“我保持了扎染的所有传统技艺,通过扎的技法,呈现出不同的图案,比如传统扎染图案都比较大、有些粗糙,我用了更精致的扎法,呈现出细线图案。染料上也延续传统,以草本植物作为染料。渐变灰是用五倍子染制,渐变蓝则是用板蓝根染制,渐变灰红则是用茜草染得。”在云南民族大学——张梅珍的母校,大学生创业中心里有一间校方专门提供给她的工作室。在这里,展示着她大量的扎染制品,从扎染抱枕套到扎染制成的山水门帘,从图案利落的丝巾再到厚实的衍缝被。

与传统意义上的手艺人不同,张梅珍所学的“手艺”是从大学中习得。尽管也会跟随老手艺人学习不同的传统染织绣技艺,但大学还教会她现代设计理念,这无疑是复兴老手艺的关键。

“虽然采用了传统的手艺,但我们做了很多突破,一是制作很多日常用品,让扎染不再是挂在墙上的摆设,而真正成为生活的日常;同时拓展了扎染的载体,土布、丝巾、皮革……我们做了很多成功的尝试,并且市场反响还不错。”张梅珍介绍。

2015年,张梅珍毕业于云南民族大学美术学院的纺织专业。这个学院的前身,是成立于1994年的民族艺术系。“从1994年开始,我们在一家基金会的支持下,开始开展云南民族艺术高等人才的培养工作。很多学生在毕业后到了地方文化馆、非遗传承中心等单位工作。”张梅珍曾经的专业课老师、副教授刘晓蓉介绍。

无论是过去的“民族艺术系”还是现在的美术学院,“民族性”“本土化”始终是这所学校培养艺术人才的重点。“我们的教学重点是以民族艺术为特色,把传统民间工艺与现代技术、设计理念相结合。在保护和发展民族艺术思路上,重在民族艺术在新领域的发展和应用。”刘晓蓉说,为此,学生们一方面要学习相关现代美术、设计理念,另一方面学校也会通过聘请民间知名手工艺人成为客座教授、带领学生到乡村“采风”等方式,让学生学习传统手艺。

“作为一个民族大省的省会,一个国际性旅游城市,昆明是很有潜力来发展以传统民族手工艺为基础的文化产业,我们有一座天然的宝库,但关键是如何培养相关的,具有一定审美、设计能力的高等人才。”从事二十多年传统民族工艺教学、研究工作后,刘晓蓉始终对此充满信心。(昆明日报 记者李双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