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畔草组诗:游轿子雪山(四首)
发布时间:2017-04-10 11:02
信息来源:春城文艺

花溪

我来的时候

错过了花开的时节

漫山的马缨花树

细小的花苞在沉睡中蓄势待发

流水也累了

以凝固的姿势挂在悬崖

银子铸的瀑布,银子铸的河

我和花溪有个约期,

那日,花和水一起醒来,

花在水中,水在花里,

找见自己前世和梦中的影子


冷杉树

风,吹响号角

雪,送来战书

灌木们匍匐在地,盘根错节力求自保 

冷杉树队列整齐,昂首挺胸严阵以待 

一场战争在漫天风雪中展开 

待到云开雾散,鸣金收兵 

琼枝玉树的冷杉,是最庄严的斗士 

滴滴答答的融雪声, 

是一场战争后的反思。 

剩下的残雪沉默不语


一线天

在一线天,世界是:

脚底的悬崖身两侧的绝壁

悬崖夹缝间一线天际蔚蓝如洗

七八百级垂直的木梯是渡船

摆渡的人是自己

每个人都小心翼翼

唯恐栽进脚下的陷阱

在立竿见影的危险面前

其实很少有人一足失成千古恨


精怪塘

虽说是精怪,但我想她绝不是

面目狰狞的鬼怪夜叉

应是马缨花的花魂修炼成精,

定是那绝美的古灵精怪的女子

容不得世人的脏手,

污了她依恋的圣水

谁敢把手伸进水里,哪怕是

一点点,都会搅皱她的心事。

定要呼扯来一阵冰雹,

发一通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