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馆
2020.11.26
从“后宫文”到无女主文 转变的不只是阅读审美

后宫文正逐渐走入日暮途穷的境地,如果仍然延续浅白粗陋的风格,读者的流失便无可避免;如果不能与时俱进地把握网文节奏,及时提质增量更新换代,终有一日会被时代淘汰,消弭于浩瀚网络。

简叙老昆明古城内的三山四水

昆明的东面有好似骏马奔腾的金马山,西边为宛如凤凰飞舞的的碧鸡山,北面是犹如长蛇爬行的长虫山,南边有如同白鹤翱翔的白鹤山,孙髯翁大观楼长联所谓“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蜓、南翔缟素”是也。

艺术高峰的攀登者——齐天山和他的绘画艺术

2020.11.09
国家名片上“记者节”

麻雀来仪

重走故乡路

古代的焚稿

哀鸣的蟋蟀

靠谱

宝云随想

守 店

站在话语后面的你

母校的钟声

犀鸟启示录——历史、文化、环保多重意义的扶贫观鸟产业报告

北京的观鸟爱好者前往云南盈江县的石梯村,要先坐高铁,跨越2000公里中国大地到达昆明市,再转机飞600公里,去到云南保山市或腾冲市;当然,也可从北京乘飞机直达。这是云南西部的中缅边境,保山为滇西重镇、永昌古城。

中篇小说:阿妹马帮

施增美出生在滇南一个叫聚宝坡的僻静山村。因后山梁子有铁矿,村民大多选择以挖矿炼铁为生。施增美家几代人辛辛苦苦,省吃俭用,传下了点微薄基业,一个土大炉,三匹大骡子马,雇佣了几个长工。

2020.09.03
名家风采∣姚钟华——只因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短篇小说 | 斗鸡 | 辛金顺

我离开大舅的房门时,觉得那是我九岁里所遭遇到最最荒谬的事情之一。没有伏笔的故事,有时候却是最真实的事实,在天日照照之下,常常都在上演着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情节,但只要和谐美满,这又有甚么好苛求呢?

乌东德采风

近日,连连降雨,洪水泛滥。尤其是高山峡谷地区,地质灾害不可预测。然而,组织者坚持计划不变,冒险前行。因为这次活动,是落实省市脱贫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为此,采风团28人,义无反顾地如约而至。

荐读 | 第十六届滇池文学奖年度大奖作品《反光镜》

【昆滇往事】老昆明万钟街

老昆明万钟街,原在近西路(今东风西路)新百货大楼至原甘公祠街(现五一路南段)一带南城墙内的墙根脚之间,东紧近日楼,南对顺城街、忠爱坊和样市口;再南面是金马碧鸡坊。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第 /18页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