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热肠的刘大婶
发布时间:2018-09-10 14:41
信息来源:春城晚报

从农村到城市生活,快20年了。先后搬过三四次家,与邻居几乎没有多少来往。即便在过道碰着了,彼此顶多礼节性点个头,或相互送个没有几分情感的笑容。自从四年前搬到现在的小区,与邻居的关系真的不一般,使我又找到了在农村生活时的那种乡邻之间相知相帮的感觉。

记得刚刚入住的第一晚,邻居家的孩子闹得厉害,小家伙像是比赛,一个声音比一个大。一直没有听到孩子父母的声音,只听到一位老年妇女在哄孩子。估计是孩子太不听话了,老人实在不耐烦,用高八度的声音不停指责孩子。我一直没有睡着,心想麻烦了,遇上这样的邻居,恐怕今后晚上就不要想好好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我刚刚起床,就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一位老太太站在我家门口,开口就说,实在对不起,昨天晚上两个孩子想爹妈,哭闹了大半夜,弄得你们肯定也没有休息好。看老人家满头花发,身材瘦小,有些老态,精神明显不佳,我连忙说:没关系,没关系,孩子小很正常。

老人告诉我,她姓刘,叫我今后就叫她刘大婶好了。她说,他们家是宣威农村的,儿子在昆明做点小生意,生意还不错,现在想在深圳开个分店,昨天儿子儿媳一起去了深圳,把一个四岁、一个两岁的孩子丢给她。快人快语的刘大婶告诉我,平时儿子儿媳妇比较忙,带孩子买菜做饭做家务全靠她一个人。她说,农村人这不算苦,只是孩子太小不听话。见刘大婶这么热情,又那么真挚,一下子使我感觉亲近了许多。我赶紧安慰她,她连声说谢谢,见我急着出门要上班才离开。

由于住的地方离单位比较远,我几乎都是早出晚归。与刘大婶很少碰面。过了一个多星期,刘大婶又来敲我家的门,手里提着一块火腿和一袋石屏豆腐,说是她家做的,昨晚大儿子从宣威来看她带来的。我推辞再三,刘大婶有些生气地说,自家做的不值钱,不要嫌弃,一定要收下。正在我犹豫的时候,她放下东西就回家了。我拿着刘大婶送的东西,心里暖洋洋的。望着她快速离去的背影,多像我几年前过世的母亲呀!在刘大婶身上,突然让我找到了失去多年的母爱,顿时双眼有些湿润,感慨良多。

刘大婶真是个热心肠。平时她外出买菜,总要问我们要带点什么菜,她一起买回来。她带两个孙女下去玩耍的时候,也总是习惯性敲门邀约我儿子下去玩耍。我们平时顺手放在过道的垃圾,她总是主动帮忙丢到楼下垃圾桶里。

每次与刘大婶见面,我都感到特别亲切。她总是对我问寒问暖,也主动给我讲她家里的事。他们一家子不管是平时外出,还是逢年过节回老家,她都要给我讲一声,叫我帮忙看看他们家。我们一家外出,也习惯要告诉他们。两家人虽然只是邻里,彼此相处得特别亲切和谐。有刘大婶这样的邻居,真是幸运。(何天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