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的国庆节
发布时间:2018-10-26 14:42
信息来源:春城晚报

父母将我送到卡车旁,在等着发车去省城的瞬间,我看到母亲眼角的泪花。此刻,我没有一点点伤感,甚至没有对故乡、父母的眷恋。少年不知愁滋味,少小离家有着一丝好奇与兴奋,憧憬着外面的世界,一颗少年心在飞扬。

那是1971年9月26日清晨,我15岁。

父亲反复叮嘱:到了工厂,领导就是你的再生父母,一定要听领导的话。我默默地点头,看着母亲眼角的泪花一朵一朵在秋天的晨风中漂移。

卡车终于起程了,看着父母渐远的身影,我才感到淡淡的忧伤与失落。

故乡离省城有150公里,在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们就看到流动着蓝色波涛、水草移动的螳螂川,伴随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公路,向工厂延伸。路边无边无际的金黄色田野和起伏的山川,勾勒出了一幅梵·高笔下的秋天。

我们的工厂位于滇池畔,一条不到五米宽的马路经过工厂门口,流向远方。

8个人住一间摆着4张高低床的单身宿舍,一张床就是一个少年温暖的港湾,让每一个青春、爱情、理想、人生,乘着歌声的翅膀在未来人生的路上飞翔!

只因我身体痩弱,无力与他人争夺,自然我的温暖港湾便停泊在上铺。每天晚上,我都必须反复阅读苍白的天花板,心情莫名悲凉,顿时思念父母的关爱,想家之情油然而生。

至今,每当坐列车上铺,就想起当年睡在上铺时的那些梦想,想起人生之初,就睡在别人上铺,成了人上人的岁月。

四天朦胧的工厂印象,对于我这种从小生活在军区和机关大院的少年,工厂是新奇而陌生的。

1971年10月1日,国庆22周年,共和国正值青春年少,憧憬着多少美好的梦想。每一支青春的画笔,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绘制最新最美的图画。

从王蒙的《青春万岁》,叶辛的《蹉跎岁月》,梁晓声的《那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邓贤的《中国知青梦》,到刘心武的《爱情的位置》,蒋子龙的《赤橙黃绿青蓝紫》等文学作品,无不记录着那时与共和国一起成长的一代青年的人生旅程。

国庆节早晨,我踏着晨露,迎着明媚的阳光,乘坐郊区列车,经过几十公里到昆明塘子巷和平前村四姨妈家,度过了我远离父母的第一个国庆节。

四姨妈家离火车站只有几公里,没有灯火,没有人家,辽阔的田野、黎明前的黑暗、淡淡的泥土味、时远时近的蛙声……

每次赶早火车回厂上班,四姨妈总要送我到车站,并买两碗焖肉面条,将她碗里的焖肉都夹在我碗里。那时,在厂里一个月才能吃到500克红烧肉,对肉的渴盼就是对星月的仰望。

1971年的国庆节,是一个15岁少年的小舟,在人生的大海上刚刚起航,也像一只弱小的羚羊,在辽阔的草原上开始逃离狮子的追捕。少年的轻狂与梦想,在暗流涌动的职场、情场、商场的舞台上刚刚迈开脚步……(赵克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