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高峰的攀登者——齐天山和他的绘画艺术
发布时间:2020-11-12 10:29
信息来源:昆明日报

齐白石是中国近现代绘画史上的一座高峰。有评论曰:“白石老人是艺术巨匠,是影响几代人的绘画大师,要攀上这座大山,几乎是不可企及的。”

攀登者,熙熙攘攘。其中,不乏当代大师级的人物,就连白石老人的子女齐子如、齐良迟、齐良己、齐良末、齐良芷也为此穷尽了一生;他的嫡孙辈们更是毫不懈怠地向艺术高峰前行。

“攀登就是爬山。爬上艺术高峰有没有窍门?”

“无窍门可谈。要想爬上更高的山,就只能先脚踏实先站稳了;然后再往上攀爬。可是爬上一座山,又会发现更高的山还在那边,还得往上爬、往上攀登,还得另辟溪径。艺术也是如此。”

这是笔者近日在昆明企业家李平先生的引荐下,与定居在云南玉溪大营镇的齐白石嫡曾孙齐天山(又名齐继先)先生的开场对白。也正是由此,笔者走近天山先生,力求一探他的艺术足迹,与读者分享他的绘画趣事。

心迹:不画有愧曾祖

1948年,齐天山(又名继先)生于湖南湘潭(父亲齐燕来是白石老人三子齐良昆长子);不到1岁时,为避战乱与匪患,他和母亲到北京找到了父亲,从此一家三口与白石老人生活在了一起。

他回忆说:“幼年时,尚不懂人意,只是到曾祖画室玩耍时,朦胧中见曾祖一天到晚都在静悄悄地画画;偶尔,也会有一些买家或画商上门,打破这静悄悄的宁静。当时,我想曾祖了不得,画画就可以给我买好东西吃。也就是在这种耳濡目染的环境中,我对画画产生了浓厚兴趣,也正是从哪时起,我就迷上了画画。更令我难忘的是,因为我属鼠,曾祖还特赐了一幅鼠题材的画给我。可惜这幅画被烧毁了。这是我终生遗恨之事,所以记忆深刻。”

齐天山说:“我的画画引路人是曾祖,是他让我喜欢上绘画的;但真正的启蒙老师是我的祖母张紫环(白石老人三子齐良昆妻)。祖母是一个在绘画艺术上颇有成就的画家,湖南省博物馆珍藏有她画的梅花、虾、小鸡等艺术珍品。”

祖母见他具有一定艺术禀赋,又酷爱绘画,就从基础的绘画知识教他如何画直线,要他在白纸上拖线、一根一根地拖,叫他控制好距离,叫他把线画直;之后,教他画一些简单的几何图形,祖母觉得几何图形差不多了过关了,就让他画一些形体的结构。然后,才开始画一些实物,像虾呀、蟹呀。

他说:“祖母曾在一次授课时说,线是艺术基础的笔法。齐派艺术虾中的点、块,线是核心。不管画什么物体,像画花、画叶、画藤、画鸟、画山、画水,都离不开线。线的提、按、顿、挫掌握好了,虾画也就好了,笔墨的交融关系也就撑握好了。所以,我很重视线的运用,重视线在虾画中的表现。所画的虾也最多,体会也最深。”

四祖父齐良迟(白石老人四子)、叔叔齐展仪(白石老人四子长子)则是助他成长的两大推手。

当谈到两人时,他思绪立马如同潮涌一般:“四祖父除了教授我绘画的技巧外,还把曾祖父的用色配方传授给我。并亲自给我画了不少示范画。在有的示范画上还特意加上‘继先再侄用意’之款。我收藏有一幅牵牛花的示范画,落款是‘继先再侄儿九年前所作,余喜其初学有流动之筆机,如题数字,辛未乃祖齐良迟’。其实,这幅画实际是四祖父给我画的示范画,由于当时没落款盖印,9年后在我整理藏品时发现了这幅示范画;于是,请四祖父落款盖印,可四祖父看成是我画的,故就有了这阴错阳差的落款。家人一见此画,都知道出自四祖父之手。现在,虽然四祖父去世已久,但他生前教授我作画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言犹在耳,他的示范画也成了纪念的珍贵史料。”

“我的叔叔齐展仪更是为我开了‘小灶’,他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从画的‘气韵生动’、‘似与不似’、‘焦、浓、重、淡、清’五色墨法,到‘骨法用笔’、‘留白’、‘气韵’、‘境界’这些绘画的理论问题,给我做了系统性传授。理论完成后,叔叔每次见我,总要关切地询问‘最近,画了什么新作没有?’我也常常不厌其烦地将作品拿给他点评,每次他都像对待学生一样,指出我作品的优劣。特别在构图上,他要我一定要讲究宾主、呼应、虚实、繁简、疏密、藏露、参差等种种关系的准确性。他说,一幅画的好坏就像秤盘上的星,要准确,称东西秤盘上星不准,那是绝对不行的,画也一样,题材、布局、颜色的搭配和细节都要准确,不然一幅画经不起推敲,那就不是一幅好作品。曾有一次,我画了幅《万事如意图》,画面是一个筐装了不少柿子,向叔叔讨教;叔叔看了看没有说话,接着拿出一张纸铺在画案上,画起了筐子柿子,让我从头至尾观摩。他的作品完成后,我脸一下红了。我的画呆板、蠢笨,没有灵气;而叔叔筐中的柿子,鲜活诱人、笔简意繁、耐人寻味。叔叔就是这样耐心、潜移默化地指导我的成长。”

他直言:“凭心而论,我作画全是为了继承和弘扬‘齐派’艺术。其道理就是,我曾祖父是艺术大师齐白石,若是有人问起身世,不会画几笔,是很惭愧的。但当喜爱上绘画后,尤其是当得到长辈们不经意夸奖时,兴趣更是倍增;但随着艺术的深入,单纯的兴趣与传承就变成了敬畏和修行。现在,我初衷依然不变,仍然在研习‘齐派’艺术;目标就是博采众家之长、闯出自己的路、创作出艺术的佳构佳作。”

求索:传承显匠心

白石老人其“墨”之造化,为常人所不可达;其“文”之丰厚,也必为常人所不可及。

齐天山认为:“传承的核心就是传承好曾祖的艺术精神和思想精髓。”他说:“那种标新立异而数典忘祖是十分有害的。在传承与创新上,传承是创新的根基,创新是传承的呈现。两者水乳交融,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相辅相成。”

在艺术传承与创新之路上,他坚持曾祖白石老人把富有农民生活气息的民间艺术情趣融入创作的思想,及“似与不似之间”的画论;并利用白石后人的优异条件,认真揣摩曾祖各个时期不同花鸟鱼虫、山水及人物画的表现手法、特点,吃透曾祖的构图、用笔、用墨;然后,孜孜不倦的观察,孜孜不倦的画;最终,在传承中形成了自己的画风:“山水画构图不落俗套,随意生发,富有真山真水的灵性;花鸟画笔墨浑厚圆润,色彩浓烈,色调明快,手法简练,意境淳厚朴实,作品中的鱼、虾、虫、蟹妙趣横生、活灵活现,传承了‘齐派’艺术的风采。”

其作品《山里人家》,画面用墨淡雅,山与农舍布置疏密得当,墨色浓淡干湿并用,极富变化。有趣的是,观景亭前,五间农舍就像一条珠链,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树木与荷花池塘之间。一眼望去,林地葱茏、山石叠翠、鸟语花香,让人有种置身桃源仙境的感觉。

《和谐》图,作品严谨朴实,讲究法度,画风随意而多变。画中四只螃蟹一上三下、背部圆鼓、腿部有扁有棱有角、有方有圆穿梭在水中,天然成趣,各显其妙。画面让人产生遐思的是:蟹与蟹的和谐、自由、欢乐。同时,三角形的构图也很有稳定感。

《畅游》画面生动传神而富有情趣。鱼虽五尾,水儿不见,但可看到游鱼怡然之状态,有的潜入水底,有的中间嬉戏,有的水面徜徉。而且作者以淡墨入笔,行笔快速,把握自如,并充满了艺术幽默。

还有《望子》《万里海天喜畅游》《荷花》《双寿》《长年有余》《益寿延年》等一批作品,均画面笔墨轻松,韵味生动,富个性又不离文人传统。作品或描绘了青蛙对蝌蚪企许,或刻画了虾在水中畅游神态,或满纸烟云赞美了荷花的高洁,或双桃硕大压枝贺寿,或鲶鱼身材修长传“鯰”“年”好,或菊、酒、蟹寓人寿之吉祥……无一不流淌着民间泥土的气息,无一不是故乡、河流、草木、花鸟的写照,无一不跃动着画者的哲思禅境。

应该说,诗性,也是齐天山画的一大集成。如《万紫千红总是春》,画上一串紫藤瑞气盈盈、灿若云霞,由左上角穿插而过,其间六只可爱的小蜜蜂在嗡嗡地闹春。作者题诗言:“墨走垂藤百尺长,浓阴合处日无光;笔中自有东风在,吹得紫藤纸上香。”文字恬淡,自然朴实,“不粘不脱”深化了画意。还有他的题画桃:“开花结果三千年,瑶池王母侍群仙;挥毫摘得蟠桃在,人人得此是神仙。”题画牵牛花:“野根不用栽,只等秋时来;无声喇叭艳,朝朝花自开。”题画山水:“墨出千层色,筆劈万仞山。”题画蟹:“壳硬双螯好威严,八爪横行夺利贪;它日钻进渔翁篓,方知己肥命将亡。”均给人一种清纯、高雅之气,也显示出作者的恬淡清净品格。

在落款的处理上,他用“课”代替“写”与“作”,也给人一种耐人寻味的意趣。对此,齐天山诠释说:“《说文解字》云:‘课,试也。’引申就是学习、作业。我习画的心态就是上课、学习兮。我不仅要传承好‘齐派’艺术,还要海纳百川学习百家艺术之长,以此来丰富自己的绘画语言。我的画作永远是在前辈绘画的基础上,经过勤奋学习画出来的,要想创新自成一家,就必须:两耳不闻世闲事,身心做牛砚田中;笔墨耕耘挥汗尽,呼唤纸上万物魂。更要有曾祖父‘关门始变更,删却临摹手一双’。这就是我落款‘课’字的内在含意。”

多年来,齐天山多次应邀参加河南、山西、广东、湖南、云南等地美展和中国慈善万里行活动;部分作品还被一些单位和个人收藏;江西庐山留有他“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的书法石刻。

艺术探索,一直在攀登的路上。为此,齐天山特别赋诗曰:“是仙是佛凭修行,修到佛层必有成;若有一刻思凡界,前功尽弃佛难成。”(熊树文